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最新

宣笔春秋 文房锦绣

字体大小:
来源:今日芜湖客户端           编辑:高语

毛笔,文房四宝之首。在中国文化里,是独特而重要的存在。中国文人用它记录几千年漫漫历史,泼洒胸中才情,以笔为锄躬耕春秋。笔是书写文字的工具,是传递文化的纽带,在濡染墨迹多年之后,毛笔本身,也渐渐羽化为一种文化,沉淀出一种风骨。比如宣笔。

泾县,这座皖南小城氤氲千年的书卷气息,是因为宣纸铺就底蕴,也是因为宣笔泼洒的丹青与文章。抱着对宣笔制作工艺的强烈好奇心,“行走青弋江”采访组来到了泾县黄村镇,在这里,记者得以近距离亲历了宣笔的制作过程……

一笔轻挥纸上飞

寸管著春秋  独步沧桑此一枝

作为文房四宝之首的毛笔,对书法的兴起与发展,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这其中,产于泾县,起源于秦代,盛于唐宋,迄今已有两千多年技艺传承史的宣笔,无疑是佼佼者。

泾县深居皖南山区,隶属宣城,素以“汉家旧县,江左名邑”著称。唐代诗人李白曾作诗赞曰:“泾川三百里,佳境千万曲。”这里“崇山箐密,林木古茂”,域内森林资源丰富,特别是竹子种类繁多,笙竹、紫竹、水竹、猫竹、淡竹、苦竹、油竹、斑竹、天竹、凤尾竹、茎竹等,同时为制作传统宣笔提供了良好的天然资源。而泾县境内山地众多,为山兔的生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生存环境,这种山兔的毛,特别是背颈处的箭毛,是制作宣笔的上佳原料。

宣笔制作,相传始于秦代,韩愈《毛颖传》载:“秦始皇时,蒙将军恬南伐楚,次中山,将大猎以惧楚……围毛氏之族,拔其豪,载颖而归,献俘于章台宫,聚其族而加束缚焉。秦皇帝使恬赐之汤沐,而封诸管城,号曰管城子,曰见亲宠任事。”这段文字以拟人的方式,讲述了蒙恬造笔的故事:秦国大将蒙恬来到中山地区,发现这里山兔(即韩愈文中所谓的毛氏之族)体肥毫长,改变过去做法,采取以竹为管、兔毛为毫的方法,制出了改良后的毛笔。《太平御览·地部》载:“宣州中山,又名独山,在溧水县(今属江苏)东南一十里,不与群山连接。古老相传云:中山有白兔,世称为笔最精。”这里所说的中山地区,就是现在的宣城泾县一带的皖南山区。由此看来,宣笔制作工艺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经过蒙恬改良后的宣笔,确定以竹为管,以兔毛为毫的原理是历史上宣笔的制作技艺,其优点是将笔杆一端镂成腕状纳入兔毫,使笔头可以保持浑圆的状态,更利于吸墨和书写,具有一定的稳定性。这种传统制笔模式一直沿袭至今,之举也奠定了宣笔在“文房四宝”中的地位。

自唐初被列为贡品以后,宣笔声名日隆。李白在《草书歌行》中就有“笔锋杀尽中山兔”之句。在此后的700多年里,宣笔独步天下,成为当时全国最负盛名的毛笔,没有比肩者。东晋王羲之《笔经》说:制笔“唯中山兔肥而毫长可用”。直到元代以后,随着湖笔的出现,才结束了宣笔只“笔”遮天的局面。尽管如此,千百年来,宣笔依然在“文房四宝”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就像绝大多数传统工艺一样,宣笔也是因地得名。据1995年版《泾县志》记载:“泾县制笔生产历史悠久。唐、宋时已有毛笔制作业,因县隶属宣州,总称宣笔。”宣笔被历代文人誉为“硬软适人手,百管不差一”,2008年“宣笔传统制作技艺”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10年,“三兔”牌宣笔被认定为安徽省著名商标。

千金求向市中无

轻洇点翰墨 写尽人间千年事

魏晋以降,宣笔无论选材、制作技巧,还是在笔杆的雕镂艺术上,都已日臻完美,因而广受文人骚客和达官显贵的赞誉与推崇。例如,制作上乘的宣笔所用之兔毛就必须选用秋天捕获的长年在山涧野外专吃野竹之叶、专饮山泉之水的成年雄性毛兔之毛,且只能选其脊背上一小撮黑色弹性极强的箭毛,这种箭毛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得之不易,故极名贵。但只有这样的山兔毛所制成的毛笔才能达到尖、齐、圆、锐的要求,也才能被书画大家视之为宣笔中的极品而竞相争购,故有“紫毫之价如金贵”之称。

据清光绪《宣城县志》(以下简称《宣城县志》)载:“陈氏(佚名)能作笔。家传右军与其祖求笔帖。子孙世精其法。”意思是宣城一位善于制笔的名工陈氏,大书法家王羲之曾亲书《求笔帖》向陈氏的祖父求笔。又“柳公权求笔于陈,先与二管。”意为唐代书法家柳公权也曾亲自登门向陈氏传人求笔,仅“与二管”。以柳公权如此显赫之人,也仅仅求得两支宣笔。千百年前的宣笔的这种销售法,似乎可以看到现代“饥饿营销”的影子。如此一来,历代文人都以拥有这种高档宣笔为荣,以至于白居易在《紫毫笔歌》中发出这样的感叹:“江南石山有老兔,吃竹饮泉生紫毫。宣州之人采为笔,千万毛中拣一毫。”盛赞宣笔的选料认真,制作精细。

到了宋代,宣笔制作进入鼎盛时期。在这一时期关于宣笔的文献记载之多几乎前所未有,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宣笔当时的历史地位和重要影响。

宋时,宣笔的品种大大增多。除紫毫笔外,鼠须笔、散卓笔、鸡毛笔等相继问世。这时,宣州笔工人才辈出,尤以诸葛高为代表的诸葛家族最为著名。《宣城县志》载:“诸葛高,世工制笔,称重荐绅间。”《清异录》就曾记载:“伪唐宜春王从谦,喜书札,学晋二王楷法,用宣城诸葛笔一支,酬以十金,劲妙甲当时,号为翘轩宝帚,士人往往呼为宝帚。”据1996年版《宣城县志》记载:“宋人诸葛高(宣城人)捋鼠须,选竹管,特制的鼠须笔,时称‘诸葛笔’。诗人梅尧臣曾赋诗赞曰:‘笔工诸葛高,海内称第一……’”这种诸葛笔,“软润不燥,良健可用,擅扬天下,当时的文人墨客,贤士骚人求之而难得。”“考宣城诸葛笔最著,而《唐书》载宣城纸笔并入土贡。”大文豪欧阳修在得到宣笔之后,曾作诗称赞:“圣俞宣城人,能使紫毫笔。宣人诸葛高,世业守不失。紧心缚长毫,三副颇精密。硬软适人手,百管不差一。”他将宣笔与京师之笔相比,然后直接承认:“岂如宣城毫,耐久仍可乞。”

宋代另一位著名诗人黄庭坚从诸葛高处获得一束诸葛笔,如获珍玩,曾咏诗曰:“一束喜从公处得,千金求向市中无。”元丰六年十月的一天,苏东坡收到朋友寄的两束诸葛笔后,兴奋不已,竟在醉意朦胧中写下《记诸葛笔七则》:“宣州诸葛氏笔,擅在下久矣……唐林夫以诸葛笔两束寄仆,每束十色,奇妙之极。”有如此多的文豪前赴后继地为宣笔免费“代言”,宣笔想不火都很难。

诸葛高制作的另一种产品——散卓笔,毫长一寸半,笔头长半寸,藏一寸于管中,笔可抵他笔数支,也为世人贵重。

元代以后,由于兵燹,宣城诸葛笔逐渐失传。到了清末,只有紫毫笔一息尚存。所以《宣城县志·风俗》说:“今诸葛之后已无其人,制法亦失其传。”

1949年以后,宣笔得以重生。改革开放以后,相继投产的有书法家林散之设计的“鹤颈”笔;画家刘海粟设计的“古法胎毫”;国画家匡亚明设计的“北尾合笔”。1987年,全县毛笔制品已有360余个品类,年生产量达400万支,销往国内各省市及日本、东南亚、欧美等国和地区。

越管宣毫始称情

信笔游红笺 始知盛誉皆有因

在泾县,“行走青弋江”采访组慕名来到当地一家颇有名气的宣笔制企业——安徽省泾县三兔宣笔有限公司,在这里,我们得以亲眼目睹一支支宣笔的问世。年近花甲的伍森严先生是这家企业的总经理,他从1982年开始从事宣笔的制作和研究。伍森严告诉记者,上世纪60年代初,当地为了发展社队企业,建立了湛岭毛笔厂,1963年改称泾县宣笔厂,此后厂名虽几经变更,但以宣笔生产为主业的格局却一直延续至今。伍森严回忆说,在上世纪80年代初,宣笔生产达到了巅峰,仅他们泾县宣笔厂就有职工270人。这位一辈子献给宣笔制作的朴实汉子说到这里,脸上洋溢起一缕难以抑制的自豪感。据伍森严介绍,如今宣笔已有600余种,形成较为完备的产品体系,羊毫类、狼毫类、兼毫类一应俱全,可以适应不同书法需求。

当伍森严得知我们是从芜湖来的,就笑着说泾县宣笔跟芜湖的联系还是比较紧密的。上世纪90年代时,他们生产的宣笔有相当一部分是销往芜湖的,这其中就包括芜湖书画院。如今在湾沚区仍有一家总经销点。

走进宣笔生产车间,伍森严告诉记者,宣笔的制作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艺,不仅对于各项原材料的选用极为考究,在制作工艺上也近乎苛刻。不同类型的宣笔,其制作工艺也不尽相同,至少要经过70多道操作工艺,有些高端产品更是多达128道工艺,大体上有选料、配料、水盆、修笔、刻字、检验包装、成品入库等七、八道工序,一支宣笔的生产周期通常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伍森严将记者带到一位修笔师傅面前,指着操作台上堆成一排排已经大体成型的宣笔说:“这是在修笔,宣笔很关键的一个步骤,仅这一道工序,就包括焊笔头、洗笔、盘顶、上胶、固胶、套笔帽等12道步骤。工人在每一项步骤的操作过程中,都必须细之又细、精之又精,而一支上品宣笔需要反复多次修笔。”了解了宣笔制作工艺的如此繁杂,也就不难理解唐代女诗人薛涛在《笔离手》一诗中对宣笔的盛赞:“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

正因为宣笔的制作工艺如此繁琐且精细,伍森严感叹道:“现在培养一名优秀的宣笔制作的熟练工,起码需要两三年的时间,这对当下许多手艺人来说,是很难坚持下来的。”记者在这家宣笔企业里采访时发现,这里的宣笔全部都是手工生产,生产效率远比不了机械化的流水线。作为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伍森严为了宣传和扩大宣笔制作技艺这项国家级非遗的知名度,前几年与周边几个地市的学校、社团开展了研学合作。从去年10月份以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先后有安徽工程大学、淮南师范大学等数千名学生前来研学。

在采访行将结束时,伍森严特意带记者一行参观了办公楼。这座建于1978年的两层砖混结构房屋,具有强烈的年代感。伍森严指着二楼南面的九扇木雕大门告诉记者,这是当年泾县宣笔厂专门聘请东阳木雕大师为量身订制的,华滋润泽,俨然木雕珍品,与悬挂在木门上方的由吴作人题写的“安徽省泾县宣笔厂”牌匾相映成趣。虽然和很多传统工艺一样,宣笔手工制作后继乏人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是伍森严依然相信,承载着独特的文化记忆、历史情怀和审美情趣,宣笔不会消失,定会传承不辍。

全媒体记者 郭青 文/ 梅韬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