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悦读

“饭场”往事

字体大小:
来源:今日芜湖客户端           编辑:孙灿

我童年时,村子里的那口老井边是一个热闹的好去处,那儿是村上大人们每日早、晚饭时必聚集的“饭场”。每到早、晚饭时,村里的大人们常常会端上饭碗,碗里差不多都是山芋、萝卜或是酸菜煮成的粥,走到老井边,彼此打声招呼,然后就各自找个地方蹲下,只听得一阵“呼噜噜”的响声,人们一边喝粥,一边开始了天南地北的话题。

那时的饭场,是乡亲们闲暇时相互交流的一处重要场所。从国际大事到柴米油盐;从天南地北到房前屋后,谈话内容海阔天空,无所不有,谈得兴致浓了,有时还听到一阵朗朗的笑声。尤其是晚饭时的“饭场”漫谈常常要持续两三个小时,吃完饭的端上碗回家去盛,盛完饭的匆匆又赶回来。谈到兴头上,有的甚至忘了回家盛饭,总是要等孩子们跑来跑去喊上几遍,这才肯起身。

那时的我年龄还小,常常听得入了迷,伙伴们一遍又一遍地催得紧了,我才恋恋不舍地和他们一起去玩“打仗”。

日子一天天、一年年地过去,“饭场”的话题也在不断地变化着。刚开始生产责任制那阵,老井边的“饭场”不仅仅是男人们的天地了,妇女们有时也端上碗加入“饭场”上谈论的行列。这时的话题大多是谁家的稻子今年要丰收了,种庄稼如今要用专用肥料,稻种如今要消毒,要用生长剂拌种等等,有的还把自己种庄稼的经验在“饭场”上讲一通,这时的“饭场”成了乡亲们的农技经验交流会。再后来,我参加了工作,走上了社会,村中的“饭场”就很少光顾了,直至和“饭场”完全断绝了“来往”。有一天,问村里童年时代的伙伴关于“饭场”的情况,出乎意料,他们说:“现在不知怎么了,乡亲们各干各的事,各吃各的饭,‘饭场’已经没什么人去了。”

此时的我才真正意识到家乡的“饭场”已不再是昔日的“饭场”了,一种惋惜的失落感一时间涌上心头。曾几何时,在家乡的“饭场”上,那些天南地北海阔天空的话题让乡亲们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挨得那样近,那样的坦荡,那样的默契和心照不宣,而对年幼的我来说,又是怎样的充满着一种诱人的魅力啊!

是的,“饭场”往事,在我心中并不如烟啊!

郭江华 文 汤青 摄